南苏丹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29岁患者正隔离治疗


“中国原罪论”不值得一驳。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、欧洲、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,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,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。有美国科学家认为,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,甚至数十年。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,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,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,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,采用中性的名称,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。

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,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“宣传战”。依我看,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,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,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,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,编造谎言,糊弄本国民众。

最近,我们看到欧洲媒体炒作中国出口欧洲的口罩、检测试剂质量低劣问题,一时引起轩然大波。我们向中国驻西班牙、捷克、荷兰等国使馆了解情况。他们表示,经向驻在国有关部门了解,原因不是质量问题,而是外方使用操作不当,或是把不同种类口罩适用范围弄错。相关国家政府已做出澄清。但西方媒体只报道出现问题,不报道后续澄清。这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,只会被当作技术问题来看待,最多是商业纠纷。但出现在中国身上,就会被说成是政府的错,即使发生的事情只是商业采购行为,与中国政府无关。由此可见,媒体报道的着眼点不是为了披露事实真相,而是借此打击中国。因为他们认为,中国近期向世界各国提供防疫物资,扩大了中国影响,是在搞“口罩外交”、“影响力外交”、“宣传外交”,他们想诋毁削弱中国的工作效果。如果不愿看到中国影响力上升,那就应该加把劲,自己做得更多、更好。

西方反华势力的舆论战套路就是如此:先假借情报机构或专家之口编造谎言,然后发动媒体集中进行炒作。他们不怕被“辟谣”,因为谎言会像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到全世界。即使最后谣言被拆穿,他们污蔑抹黑中国的目的已达到。

更令人蹊跷的是,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“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”的报道。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。它们假借一份“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”称,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。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,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,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。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,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。更有所谓“中国专家”断言称,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。

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,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。

4月3日,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发布了一则通知:关于抓好《关于规范医疗机构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药物治疗临床研究的通知》落实工作的函(下称《通知》),自发布之日起开始实施。

“对于老药的超适应症使用,是属于医生的处方权,但是不能作为药物申请增加适应症的研究数据,如果一款老药需要增加说明书适应症,需要重新走程序,拿到临床试验批件,临床批件前的数据无效。因为药品临床试验需要严格执行双盲试验。”一位药物专家表示。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,人类是命运共同体。唯有团结合作,才能共克时艰。但在西方舆论中,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,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,把中国当成“替罪羊”,向中国“甩锅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