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14岁少年离家不知所踪 离开前疑留“绝笔信”


从3月10日开始,由西班牙中央政府统一采购、调度、分配医疗用品,限制地方政府和企业采购医用物资(但事实证明中央政府运作效率低下,还出了一些纰漏,招致很多地方一片批评)。

3月16号,英国政府要求家庭中有成员出现症状需要全家一起隔离十四天。

英国政府根据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(National Health Service,NHS)的建议,在全国划定了一百五十万易感人口(clinically vulnerable people),通过信件通知他们在家中待12个星期,并从四月份开始向他们分发免费的必需品礼包。

3M公司表示,应政府的要求,该公司将从中国的工厂向美国出口1000万个口罩,但出于人道主义原因,该公司不会停止向加拿大和拉丁美洲的部分出口。

英国政府计划改造数个城市(包括伦敦、曼彻斯特、伯明翰等)的会展中心为“南丁格尔医院”。截止到4月3号,由ExCel会展中心改造的伦敦“南丁格尔医院”正式投入使用,最多可容纳五千个床位。

最初,根据疾控中心的“限制性指导方针”,只有(a)最近去过受疫情影响的某些国家的人,(b)患有呼吸系统疾病需要住院治疗的的人,(c)曾与确诊的新冠患者有过接触的人才有资格得到COVID-19检测。3月5日,疾控中心放宽了标准,允许医生自行决定谁有资格接受检查。

3月23日,美联储宣布大规模扩大量化宽松(quantitative  easing)规模,且不设上限,还重启定期资产支持证券(Term Asset-Backed Securities)贷款工具。

4月1日,劳动和社会经济部宣布,在疫情过后给各大区发放10.48亿欧元以促进积极的就业政策。

由此,我们五个小伙伴花了七天时间,搜罗来了两个财大气粗的盎格鲁-撒克逊文化圈国家——英国和美国,以及本次疫情中最惨的两个欧洲国家——意大利和西班牙最近比较重要的抗疫政策。我们自己不作任何评价,只是单纯从官网和重要媒体的网站上收集、整理、翻译了他们一些国家级别的政策和当地人的一些批评。其实,许多地方和民间组织也有很多重要的措施,但我们人力和能力所限,只能顾及这么多了。我们不仅一起来回游走在各个官网与媒体间(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各个国家方舱医院的情况竟然成了最难找的资料,也许是因为涉及各国机密的缘故)还一起对一些单词的内涵和译法字斟句酌,只希望尽量以最容易接受的方式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些真实的信息。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,也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做到尽善尽美。这些政策很多在当地也不乏许多质疑和批评的声音,希望大家能够用一颗公正的心去看待所有人,不论是别人还是自己。

3月18日,国家工伤保险研究局(INAIL)被政府授权雇用200名专科医生和100名护士,并授权继续雇佣合同即将到期的医生护士,续签日期最长到2020年12月31日。另外,2020年国家工伤保险研究局(INAIL)宣布用1500万欧元聘用医生和护士。这笔钱单独算在管理局的管理支出里,不会对公共财政产生影响。